納粹中國

  • 作者: 余杰 
  • 書系:中國研究叢書 
  • 出版日期:2018/08/31
  • 定價:450元

購買本書


【內容簡介】

若美國無法阻止中國迅速崛起,中國很可能會與當年的納粹德國一樣走火入魔!阻止中國強權的野心,先從閱讀《納粹中國》開始!

  《納粹中國》是余杰先生繼2016年出版《卑賤的中國人》後的另一本「集結中西視野、透視野心中國」的又一力作。《納粹中國》並非止於記述余杰在閱讀每一本書後的個人感想,他引述作者論點、舉證中國當局蠻橫的作法,「如今的中國正處於開端,中國年輕一代非常愛國,充滿極端民族主義。」 余杰憂心未來中國的走向可能是兩極的,希望喚醒關心世紀局勢的全球讀者不要對中國有幻想,以免重蹈當年納粹德國種族屠殺的慘劇!

【作者簡介】

余杰

  四川人,蒙古人,世界人,此生不做中國人。
  基督徒,旅美華裔作家,政治評論家,歷史學者。右派與獨派,長期關注人權與宗教信仰自由議題。
  長期為自由亞洲電台、民主中國網站、新頭殼、民報、自由時報、蘋果日報、關鍵評論網、上報、六都春秋、風傳媒等媒體撰稿。

  各類著作有《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1927:民國之死》、《劉曉波傳》、《卑賤的中國人》、《刀尖上的中國》、台灣民主地圖系列等五十餘種。

  曾獲公民勇氣獎、湯清基督教文藝獎、亞洲出版協會年度最佳評論獎、廖述宗教授研究獎金等。

【推薦序】

是導讀也是對話

洪耀南 (台灣世代智庫執行長)

  中國崛起之後,一種所謂中國模式似乎橫空而出,相關中國或中共的書籍如雨後春筍還不足以形容,真是多如牛毛,但還是以管窺天,盲人摸象居多,對中國即中共還是一知半解,難以有全面、脈絡、系統性的剖析,因為都只是解讀現象,唯有了解中共統治的本質,才能釐清中國模式的背後真相。

  在手機時代,雖然資訊是爆炸式,但知識卻是貧乏,雖然對話是即時,但卻只有表面沒有深度。而閱讀與著作急速的消失年代,還有一位逆勢操作,或許與他長年站在非主流有很大關係,就是余杰。余杰不僅著作等身,更是產量驚人,驚人之處不僅在是產量還有寫作的速度,更令人敬佩是他的閱讀量,這本《納粹中國》挑選五十本有關中國或中共著作,不僅幫我們導讀,更透過余杰的文字,清楚傳達「作者」想法。

  《納粹中國》不僅僅幫大家導讀五十本鉅作,透過導讀也進行對話,擅長的筆,如出本《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一書的斯坦‧林根,他在書中提起余杰所寫的《中國教父習近平》一書時,提出不同看法。他認為:「一個國家不是因為民族主義才成了法西斯:而是它的民族主義立足於法西斯意識形態,使它成為法西斯。一個民族主義的國家是一回事,一個被意識形態煽動的民族主義國家又是另一回事。」余杰在本書回應他,余杰的觀點是:中國是「另類法西斯」在納粹德國,民族主義是民眾的真情實感:在中國,民族主義只是一種官方敘事,民眾雖然不時與之唱和,但大部分人並不真正相信和信仰。余杰舉出的一個例子就是:在反日遊行發展成「打砸搶」時,暴民們興高采烈地去砸街頭的日式料理店和日本品牌的汽車,此時此刻,大部分人都不用擔心受到警察的抓捕和法律的制約,但也不會真實把掛在身上的日本品牌的相機或手機也丟掉,主義如何崇高,也不會跟自己的利益過不去。

  中國崛起,台灣是西方國家要了解中國的眼或HUB,但台灣研究中國或中共反而不如西方學者,這是十分可惜的,如果台灣的研究或著作被接受,能翻譯成多國語言,反而突破台灣島國的困境。如今卻透過西方的研究再翻成中文,有點可笑,且這些翻譯成中文的著作,反而占據銷售排行榜的前幾名,但西方學者居多是常識或表面觀察,有點隔靴搔癢。而中國的著作,不是太教條就是先有結論再引經據典,或長篇大論與結論,卻也風馬牛不相干。這本《納粹中國》,雖然書名聳動,但卻幫西方學者「脫靴搔癢」,也少了傳統中國教條的腐酸味,其實台灣就是要扮演中方與西方的橋梁與詮釋者,如今卻由余杰超越台灣的角色,令我輩十分汗顏。

  美國在1894年GDP超越英國,但直到一九四四年才取代美國成為世界強權,如今短期內可以預見中國的GDP超越美國,但要取代美國恐怕不是短時間可達成。如果中國目前的體制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霸權,過去所有西方的政治、經濟相關的理論都需要被推翻,世界徹底被翻轉。一個不需要民主制度、不需要媒體監督、更沒有獨立監察系統,且有一個鋼打泡沫,不會破,如同核電,期待核電不出事,但卻又不保證一定不會出事般的存在。余杰這本《納粹中國》,是一顆濃縮的健康食品,可以抵抗毒奶粉與毒疫苗,一本趨吉避凶的指南,可以研判中美貿易大戰下的安全走門道。

  我接觸到余杰第一本著作《火與冰》,就被他文筆所吸引,竟有如此優美的文字,卻又如此逼真傳遞精準的感受。在這不閱讀的時代,就像在無邊的黑暗中,若稍一喧囂,就聽不到彼此的呼吸了,幸運的是,還有余杰努力的寫作,讓我們看到一盞明燈。中國如同脆弱的瓷器,房間內大象、灰犀牛、吊燈上的蟒蛇,能視而不見平安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