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不做中國人

  • 作者: 余杰
  • 書系:中國研究系列
  • 出版日期:2019/07/19
  • 定價:480元

購買本書


內容簡介

  在中國,邪惡的不單單是共產黨。共產黨剛剛建黨時只有五十多人,今天黨員人數最多時也不過八千萬人,從來不占中國人口的多數。若多數中國人都挺身而出反對共產黨,中國早就「剿匪」成功了。中共能穩固地統治中國至今,這一事實本身就說明中共有足夠的「群眾基礎」。在中國,若説共產黨是綁匪,大部分中國人是人質,那麽當了七十年的人質之後,誰又不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一種喪屍病毒在悄無聲息地蔓延。中國自己是喪屍國度,還要把世界變成喪屍統治的世界。在全球化時代,逃離了中國,未必就能逃離喪屍病毒的感染。中國的喪屍病毒已蔓延到全球。我不想當垃圾,更不想當喪屍。我必須指出垃圾的危害,更要研製避免成為喪屍的疫苗。期盼能讓每一位讀者都能「因真相,得安全」、「因真理,得自由」。與讀者建立共同的願景,彼此扶持、彼此鼓勵,攜手對抗中國這頭「房間裡的大象」。中國確實很大,喪屍確實兇狠,但我們不必害怕,也不會喪膽,我們有信心打勝這場美好的仗。

好評推薦

  余杰在這個時候出版這本《今生不做中國人》,可謂適其時矣。這個書名與我在約10年前出版的《來生不做中國人》,彷彿有所呼應,或再跨前一步。就如我的讀者倪匡也說:「這雖是天下第一好書,卻不夠徹底,我會說今生不做中國人!」──鍾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66刷)作者)

  在余杰的這本「下筆毫不留情」的大作中,余杰再次提醒讀者,為什麼他是中國與華裔作家中最敢言、也最具爭議性的其中一位。余杰的文字有時尖刻,有時帶著義憤,但總是充滿情感。余杰所要挑戰的,不只是中國共產黨,還包括買辦企業,甚至中華文化。余杰的寫作讓我們想到柏楊,在著作中用帶著情感的義怒書寫自己民族文化醜陋的一面。──張彥(Ian Johnson,其《中國的靈魂》一書榮獲普立茲獎)

  自由人余杰從對中共的批判,深入到對中國文化的批判,再深入到對中國人劣根性的批判,刀刀見骨,發人深省。──汪浩(自由撰稿人、國際關係學者)

作者介紹

余杰

  生於成都,北京大學文學碩士,旅居北京二十載。

  1998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在死水般寂靜的世紀之交颳起一陣旋風,短短數月間暢銷百萬冊,有如魯迅和柏楊般的批判性文字和思想深深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2012年1月赴美,定居華盛頓郊區。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以寫作為職業和志業,集政治評論家、散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於一身,著作已有六十餘種,一千五百萬字。著述涵蓋當代政治、古典文學、近代思想史、民國歷史、臺灣民主運動史、基督教公共神學、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等多個領域。多次入選「最具影響力的百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名單,並獲頒「湯清基督教文藝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公民勇氣奬」等獎項。

  以華語文化圈內擁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和新聞出版自由的臺灣為第二故鄉。喜愛臺灣的美食、風景、朋友和書店。相信文字可以穿越時間與空間,得天下之英才而友之。

推薦序(鍾祖康)

在國家之外,
還有重要得多的個人自由和尊嚴!

余杰的文章,我已經讀了有近20 年,其文風,永遠是那樣 的鐵筆錚錚、嫉惡如仇。他對統治者固然如此,對大家奉為偶像 的人物,譬如金庸,也是一派見大人而藐之。他在20 年前在北 大召開金庸小說國際研討會時,就當著金庸的面說:「古龍的作 品具有西方現代主義的特質,表達了捍衛個人主義、生命尊嚴、 自由精神的現代理念;而金庸的作品傳達的仍是儒家大一統觀 念、君臣父子倫理,是《三俠五義》傳統之延續,俠儒合一,俠 道互補,不是顛覆乃是維護既有的帝國秩序。」我們需要的,尤 其是中國人需要的,就是這種一士諤諤的獨立思考,和說真話的 勇氣。

余杰在離開中國之前,已經是寧鳴而死,文章寫得非常放 肆,加上跟劉曉波一起從事民權活動,結果惹禍。他被中國政府綁架,在密室遭脫光衣服以酷刑虐待。這非人遭遇令原本極不 想離開中國的余杰下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在2012 年離開了中 國,去了美國,並於2018 年正式入籍美國。

余杰在這個時候出版這本《今生不做中國人》,可謂適其時矣。這個書名與我在約10 年前出版的《來生不做中國人》,彷彿 有所呼應,或再跨前一步。就如我的讀者倪匡也說,「這雖是天 下第一好書,卻不夠徹底,我會說今生不做中國人!」

不少論者說過,儘管中國人已經受盡中國統治者的凌辱,甚至受盡中國文化的折磨,卻依然是會因為被人指為不是中國人就會暴怒甚或動粗的民族。指斥他人不是中國人,是具挑釁性的嚴重辱罵!中國人這個稱呼或身份,彷彿就如衣不蔽體的奴隸身上的唯一遮掩私處的一塊爛布。按此思路,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或說不想再做中國人是極其離經叛道 的事。因此,說得出這話的人,必已對中國相當失望,而多不會隨口說說的。而所指的中國,也不是僅指中國暴政,也多包括極有利於滋生暴政和孕育奴才的中國文化。

我期望,余杰的作品能繼續啟蒙更多備受中國極權統治和中國文化荼毒的炎黃蒼生,令他們明白在國家之外,還有重要得多的個人自由和尊嚴!


鍾祖康
(1965年-)香港政治評論人,時而於媒體發表評論香港本地及中國的文章,其著作有《來生不做中國人》及《中國比小說更離奇》。2003年底隨挪威妻子移民挪威,他也是香港獨立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