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小史-陳詠文集

  • 作者:陳詠 
  • 書系:Touch系列
  • 出版日期:2018/05/11
  • 定價:220元

購買本書


【內容簡介】

全書結集了散文十二篇,平均分屬兩組時空,又各題以「閒話今日」、「時間簡史」;前者六篇多今之美國經驗,後者六篇多昔之華南往事。一本令人會心而笑的陳年之詠莞爾書,具有閒閒陳述的聖詠調性,邊說邊彈邊唱;是生於戰時華人基督徒的吟遊別傳,且逃且留且吟且遊,卻始終不離所信不棄所望。

   ——摘錄自康來新教授之《時間小史》推薦序

本書特色

  陳詠的散文散發出古典詩詞與西方文學揉合的淡香。她一家幾代歷經戰亂遷徙闖蕩的流離歲月,為讀者打開了二十世紀華人通史側描素寫的一扇窗。走過苦難,她以洞察世情的眼光、對蒼生的悲憫,笑談風雲變幻、人生潮汐起落,造就了這部《時間小史》的肌理結構。掩卷閉目,如品醇醪,回味無窮。

  ——阡陌文學工作室總監 黎海華

【作者簡介】

陳詠

  美籍華人作家,美國賓州大學英文文學博士,湯清文藝獎得主。
 
  作品有《將夕陽載在杯中給我:陳詠異鄉生死七記》、《望梅小史》(主流出版)、《往來一萬三千里》(宇宙光出版)、《情人節》(道聲出版),及《二十個月亮》、《庭園紅》、《一屋蘋果》(校園出版)等書。
 
  所著的《一屋蘋果》散文集榮獲行政院新聞局推介為優良課外讀物、《望梅小史》散文集榮獲湯清文藝獎「文藝創作組推薦獎」,文筆以清新雋永見著。

【推薦序】

陳年之詠莞爾書:我讀《時間小史》

  名字在聖經,往往是基督之旨神所諭。就像使徒「彼得」之於「磐石」、先知「以賽亞」之於「耶和華拯救」……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那麼,陳詠這個筆名呢?

  讀了她的《時間小史》,深感筆名書名互效力的屬靈意涵。

  陳詠應深知所信之主對自己的恩賜,而既蒙恩受賜了文學和音樂的基因,便勤勤懇懇以讀寫彈奏為頌為詠,不僅樂在其中,且還樂在其中的分享和見證,從年幼到年長,一路行來的習之未改、喜之不盡。

  真的真的。《時間小史》明明是白話散文的閒閒陳述,陳述或今或昔、或這或那、或承平或戰時的百姓日用倫常事,但似乎閒閒的如是之書,讀著讀著,便越來越能受惠知識人陳詠無處不在又興味不已的學問。換句話說,忝為喜掉書袋的女老師,我毋寧是認同陳詠女性特質的知性碎碎念,在真實生活或人際關係的感性語境下,近乎不厭其煩地說文解字、微物細節一番。

  舉個例,全書之首的〈捉襟記〉就很典型,起於一個英文單字,展開一椿闖空門的遭偷刑案……落落長的一篇意猶未盡,下回分解還有〈拋物記〉。英美文學博士出身,陳詠常請來文學大師,莎翁、C.S.路易斯和托爾金及並稱牛津三傑的威廉斯,現身於〈鬼影幢幢〉的這一篇,最是令我興味不已,卻也隨步陳詠的反思之途,省察難免黯黑的自我。

  然而,另方面,《時間小史》還有著超乎飽讀詩書博與雅、兩性差異男和女的一種……一種什麼呢?呵,我聽到了一種屬主兒女的陳詠調性,一種出於卻高於閒閒陳述、人間話語的聖詠調性。

  聖詠調性遍及全書。

  全書結集了散文十二篇,平均分屬兩組時空,又各題以「閒話今日」、「時間簡史」;前者六篇多今之美國經驗,後者六篇多昔之華南往事。

  若將陳詠系譜於華人基督徒女作家,那麼,在年資輩分上,她和臺灣的張曉風(1941-)相當;就生長地緣言,可後續於香港的蘇恩佩(1930-1982)。而儘管是脫俗非凡的「聖」,但陳詠散文的聖詠調性,首先還得定調在地方特性的呈顯,壓卷全書的〈雨打芭蕉〉最稱著例。

  彈琴女孩在琴鍵上翩舞著雙飛蝴蝶、錚琮著雨打芭蕉。一向力求零度自戀的陳詠,卻將時間之史停格於令人極度戀戀的一場芳華展演中。初由香港到美國留學的她,為其他三位華裔女同學的服裝走秀伴奏,正如所選粵曲的明媚靈動,半世紀之久的憶往畫面也栩栩;尤有甚者,引介出我可互文於詩篇的聖詠人物─夏理柯(1886 -1972)。

  這位流浪猶裔的知名鋼琴演奏家,是陳家姊妹,甚而華人音樂史如冼星海、馬思璁、珣兄妹的恩師。正統東正教聖樂背景的夏氏,羈旅香港多年,改編那一帶的若干民間音樂,〈雨打芭蕉〉是其一。陳詠特別提到舊版琴譜的夏氏半身封面照─「幾分異鄕異客的緊張和拘謹」。我將這篇視為另篇〈一生之歌〉的延伸閱讀,宣稱為「個人教堂吟遊傳」的〈一生之歌〉載有中譯聖詠多種,文獻意識和分類觀,均彌足珍貴。尾聲迥盪詩篇「一想起錫安便哭了」的流浪猶裔之歌,呼應之前提到的今人小說《開封的猶太人》,未始不是華人離散的史實投射。

  值得感恩是基督信仰,使人心喜靈樂身安然,便節制了創作的過度感傷。

  除了「陳述」之外,「陳」之於食鹽多過別人吃米年紀的資深作家言,還可指涉時間積累的「陳年」好物,越陳越醇的醇酒,越陳越香的香水。

  勤練鋼琴的陳詠,必更能領受時間積累下的「老練」之好─保羅「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的「老綀」。

  論者嘗謂陳詠散文有幽默感,我以為她的幽默感來自靈命成長的「老練」,老練而不是老油條。當活在不至於羞恥的盼望中,時時處於引吭彈奏的頌詠狀態,那麼所書所寫,自可傳來為之會心為之莞爾的弦歌之聲。

  這就是筆名陳詠的《時間小史》,一本令人會心而笑的陳年之詠莞爾書,具有閒閒陳述的聖詠調性,邊說邊彈邊唱;是生於戰時華人基督徒的吟遊別傳,且逃且留且吟且遊,卻始終不離所信不棄所望。


──康來新
中央大學中文系退休兼任教授
成立並主持全臺唯一的紅學研究室迄